Go,突尼斯! ——突尼斯旅行笔记(6)沙漠绿洲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图:尹灵

参观完卡胡安的大清真寺,就到了午饭时间。吃饭的地方是一处由住宅改建的饭店,据说是当地一个大户的家,有许多房间,每一个房间都是典型的阿拉伯风格装修,房间里、院子里摆满了餐桌。饭的味道不错,按西餐的程序,前餐有开胃菜、汤等,主菜我们吃的羊肉,一位同行的朋友不吃羊肉,店家又重新给做了一条鱼。

一个长相可爱、神态却很忧郁的七八岁的小男孩,牵着一只小绵羊,在我们下车时凑了过来,大家赶着去吃饭,没有时间和他流连。吃完饭出来,羊和孩子又围上来,大家就拿起相机、手机拍照,这时走过来一个年轻人,向大家索要小礼物,说是给孩子,由于突尼斯没有啥亲戚朋友,出发前根本没准备礼物,年轻人说:圆珠笔。我翻了一下自己的包,还好,有一支在路上记笔记用的笔和几块糖,就都给了那孩子。

下午驱车300公里往Tozeur 赶。在蒙特利尔临出发前,说到要去突尼斯,原来在那儿工作过的朋友就推荐Tozeur,说是这个时候适合去那儿,气温比较适宜。

Tozeur,汉语翻译为托泽尔,位于突尼斯的中西部,紧邻阿尔及利亚,应该算是撒哈拉沙漠的边缘地带,以大片棕榈树、绿洲闻名,导游说突尼斯的不少城市是以棕榈树的面积或多少而不是居民人数来描述的。 托泽尔的棕榈树区域有10平方公里之多,还有灌溉系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沙漠绿洲。

路上我们居然碰到了百年不遇的冰雹,车速缓慢。预计5小时的路程,居然走了七八个小时,中间在一个小餐馆门前停车休息,我找店家要开水,看见两个当地人在悠闲地下国际象棋。看来不管遇到什么天气,不管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自有 “我自岿然不动”的人。

 

      非洲兄弟们很热情,昨天抵达Hammamet酒店的时候,员工们在门口跳舞迎接,今天走的时候又站在门口舞动身姿欢送,到了Tozeur的酒店,一个乐队在门口迎接。大堂里摆放了很多饮料、小吃、点心供大家享用。

按照在中国或者加拿大的节奏,10分钟时间,到房间放行李然后集合吃晚餐,非洲人民很热情,给了大家充分的时间回房间整理-30分钟。我们很快收拾完毕,换好了晚宴的服装,到大堂集合,谁知左等右等,人就是集合不起来,最后用了90分钟,才集合完毕。这下我算是真正领教了非洲的节奏。入乡随俗,到了非洲,就都很非洲了,向非洲节奏看齐。

  

晚餐是在沙漠里吃的,当然不是在荒沙上,而是在搭建的帐篷里,一顿丰盛的烛光晚宴。很可惜胃口不佳,没有吃下去多少东西,很对不住厨师。

由4位乐师组成的乐队,各个身着白袍,头戴紫红色小帽,坐在沙漠里,背后是棕榈树,一边弹奏,一边歌唱,音乐从他们的指尖流出,歌声曼妙,虽然听不懂歌词,时间也很晚了,但是仍然被那优美动人的旋律打动,心情愉悦。

从来没有想过,与撒哈拉沙漠的第一次邂逅,会以这种姿态呈现在眼前。

分享: